服務熱線:18765290077

最新資訊

陕西11选5爱彩乐:個稅起征點,是否可以各地不同?

 7月28日,是“個稅改革意見征集”的最后一天,在為期一個月的征集時間里,社會各界反饋意見超過13萬條,關注度遠高于同期征求意見的其他三部法律草案。

個稅法修改涉及五個方面:

將個稅起征點從每月3500元提高到5000元;

涵蓋范圍從工資薪金所得擴大至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特許權使用費四項所得綜合加總;

新設立專項附加扣除,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與人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專項附加扣除;

優化調整稅率結構,擴大較低檔稅率級距;

增加反避稅條款。

個稅起征點提多少?專項扣除怎么扣?個稅改革,民眾關切聚焦何處?7月29日晚,《央視財經評論》邀請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賈康和財經評論員章弘做客演播室,展開深入探討。
央視財經評論|個稅起征點,是否可以各地不同?



個稅起征點到5000 是否適宜?

賈康:起征點提高要結合稅收參數 優化處理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賈康:起征點,不能把它作為決定一切的因素來看,起征點合適不合適要和稅制里其他的參數綜合在一起做一個優化。

起征點并不是抬得越高越好,它的覆蓋人群不能過小,不能把這個稅種過于邊緣化。上一輪從2700到3500的調整,一開始個人所得稅超額累進稅率只覆蓋3000萬人左右,我們將近14億人口也就是2%出頭的社會成員受到稅率的調節,表現了這個稅有邊緣化的特征。

后來隨著居民收入提高,覆蓋面實際對應的人群又在擴大。這一次如果一下提高到8千,甚至有人提到1萬、3萬,它實際覆蓋的人群無疑會大大縮小。我個人認為,如果一下子要抬到1萬是不合適的。

起征點是否可以各地不同?

章弘:起征點應該根據區域消費水平差異化設置

財經評論員 章弘:我覺得個稅是所有稅中里面最公平的一個稅種,因為它是根據勞動所得來的,但是全國統一成5000元起征是否公平,比如說住在上海和蘭州的人,相對來講收入完全不一樣,所以我覺得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應該考慮到每一個人收入的水平不一樣,而不應該是全國統一的。

賈康:區別對待個稅起征點 會妨礙人才流動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賈康:各個城市的物價、平均收入水平不一樣,如果按照行政區劃來做區別對待,它會產生一個問題,比如北上廣深這樣的城市抬高了,大家都會涌入這些城市。但如果對人力資本、勞動力的流動,按區域劃分來區別對待調節,這等于給勞動力這個生產要素流動設置了特定的壁壘,這種壁壘不利于市場經濟實際的績效水平的提高,而且它會帶來副作用,就是妨礙了人才流動。

章弘:稅收起征點不會是人才流動的壁壘

財經評論員 章弘:一個人去不去上海,肯定不光考慮稅收的起征點,因為我們國家的稅收低,我們勞動力的成本低,還有其他一些條件,我們才有機會成為全世界來投資的熱土。

專項附加扣除 到底怎么扣?

賈康:支持設立專項扣除 發展方向是綜合申報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賈康:專項扣除,發展方向應該是家庭綜合申報,家庭幾個人掙工資,家庭成員里面所有的收入合在一起,工資之外也要合進來,然后再做這方面比較合理的所謂專項扣除。

章弘:專項扣除讓尊老愛幼更有經濟保障

財經評論員 章弘:我也是主張家庭為主。如果我們把老年人贍養的費用也放進來不征稅,也會起到鼓勵人們贍養老人的作用。

個稅改革到底要達到什么效果?

賈康:個稅改革要順應百姓合理需求,使稅負更加合理公平,稅收調節作用更好發揮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賈康:個人所得稅不是普惠,應該有特定針對性,就是按照支付能力原則,收入高的應該多交一些,總體上要適應老百姓的訴求和關切,使稅收的調解作用得到更好的發揮。抽肥補瘦,是個人所得稅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

章弘:個稅改革就是讓分配機制更公平 家庭生活更美好

財經評論員 章弘:個稅改革應該讓分配機制更加公平,讓我們每一個家庭的生活更加的美好。從根本上說還有一個稅率改革的問題,在目前個人收入、經營收入、資本收入這三者中,個人稅收的稅率可以最高達到45%,經營收入是35%,資本收入是20%,但更合理的稅率,應該是個人所得收入最高稅率偏低一些,資本收入應該再高一些。

新聞資訊